中华英才专访深圳AEE一电董事长--張 葉:站在世界之巔 放“飛”夢想

发布时间:27-04-2017

 “我不知道我表述清楚沒有?”

這個看似疑問句,可每每放在陳述句之後用肯定的語氣表達出來,其實是一種更加肯定。

當一個人用“對嗎”作為口頭禪,你會發現除了能親和地快速拉進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消除認知差異外,還能感受到來自說話者內心的堅定。與近二十年對技術創新堅定不移一樣,對深圳一電航空技術有限公司(AEE)董事長張葉而言,陳述句後的“對嗎”從來都不是懷疑而是堅信。

 

這種強大信念源於信仰。所以,她深愛一切有“精神”的老物件兒——經過千百年雪雨風霜最後經精心打磨出的木製品,歷經千百度炙烤才燒制焠鍊而成的紫砂壺,就連喝茶她也偏愛有著幾百年樹齡的古樹茶。因為在她看來,古老並不代表懷舊,而是精神意志的傳承。“我們都應懷有一顆尊重與敬畏的心,因為穿過時間長河,每個物體愈是彌久就愈能感知其散發的‘生命’光輝,這是一種精神。”


沒錯,喜歡“老物件兒”,並且越老越能感受到“生命”的張葉卻帶領著一支年輕有為、勇於突破的團隊不斷挑戰、創新無人機等高精尖科技。“看似截然相反,其實這兩者一點也不矛盾,無論是千百年的石頭藝術品還是科學技術創新,都應報以尊重的態度,懷有敬畏的思想,因為它們都經過了時間的沉澱。”在她內心,二者是相通的,“如果技術不被尊重,不敬畏,不去沉澱而走捷徑,今天去抄明天去仿,人家做甚麼就去追風永遠不可能做出馳騁世界舞台的民族品牌!”

 

 

沒有人會質疑,其實,堅定一個信念要遠比長久堅持做一件事更難。因為後者只需勞力,即便這件事還從未有人做成,“但只要肯花心思投入資金、時間和精力就一定能做成。”而前者卻要勞心,“只有它才‘支撐’起人生的精神信仰。”

民族精神、企業家精神、工匠精神⋯⋯許,正是這些堅定的“精氣神兒”才讓張葉和一電航空(以下簡稱AEE)一路披荊斬棘、砥礪前行。在她看來,科學技術不是冰冷的而是有溫度的,“因為它們是有‘靈魂’的,更要用持之以恆的態度去堅持和踐行,耐得住寂寞,守得住花開。”

所以,“科技讓生活更美好”也成為張葉堅持“實業興國”的一個動力。高端製造業與金融服務共同構成當今社會經濟體系,但二者最大區別用最通俗易懂的理解方式便是:“有形”與“無形”。執著正直如張葉並非不看重金融資本的巨大力量,只是在她眼中,“能讓人們切切實實感到生活的便利,為祖國,社會,人民的安全,出行,生活方式的轉變,才最為實際。”

 

 

與這個“實用主義者”聊天,能深刻體悟和總結出這樣一個簡單卻實用的公式:中國製造=腳踏實地+不斷創新。在大量資金流向更有利可圖的房地產、股市時,張葉卻依然堅守製造業,因為她始終堅信,俯下身子腳踏實地地幹實業才是最利國利民的。如今,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深入實施《中國製造2025》,這讓她和AEE看到未來更加美好和廣闊的前景,而首次明確把發展“智能製造”作為主攻方向,又讓她信心倍增,因為AEE早把“中國製造”和“中國智造”劃上了等號。

是的,現在這些“中國智造”正帶著AEE所有人的信仰及希望,歷經時間沉澱,穿越空間,讓一個又一個美好又難忘的影像慢慢“飛”進人們的生活。

 

民族精神

抱負與創新,歷久彌新

 

如果不是AEE的另一位創始人張顯志在2009年研發成功四旋翼一體航拍器之時說了一句“不准賣”,也許,當今大家普遍概念中的無人機早在2009年就能“飛”入尋常百姓家了,也不會被推遲3年才在2012年由中國另外一家專注於民用無人機的製造商將消費級無人機的概念推廣到全世界,從而打開這一領域的世界“大門”。

 

 

在常人看來,這一行為很難被理解。當同行們還在做單旋翼的油路機時,AEE的四旋翼一體航拍器就已誕生,而且一領先便是好幾年。明明可以成為世界第一,獨佔市場鰲頭,卻被創始人按了“暫停鍵”。“我們要做裝備級別的無人機,做空中機器人,想要成就一個偉大持續的事業,就必須耐得住寂寞。”

從未當過兵,家裡也沒有任何軍政背景,張葉說另一位創始人張顯志就是這樣滿懷一腔“產業報國”的熱血。“也許是與生俱來的軍工夢,所以裝備級無人機在他心中才是‘偉大的事業’,反而名利在他眼中從來都是過眼煙雲。”辦公室裡擺滿了刀、槍、弩等軍事“武器”,張葉說他收集到的全世界各地軍刀用來辦展覽都毫不誇張,“既然這一生沒能穿上戎裝,那麼在自己的事業中實現這樣遠大‘抱負’同樣也可以很‘激情’。”

在張葉眼中,另一個創始人就是這樣一個“愛折騰、愛幻想、愛創新、有理想、有抱負的雙魚男”。而這也是她欣賞和敬佩對方的原因。如若不是一直懷揣產業報國的崇高理想,誰能抵擋住放棄白花花銀子流入自家口袋這樣的誘惑。顯然,張葉陪著張顯志做到了。在理想和賺錢面前,他們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前者。

就這樣,我們也清晰地看到了AEE高層管理的分工:一個負責技術開發,一個負責開拓市場。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此前中國從未出現過類似AEE這樣致力於開發裝備級無人機的科技公司,有關它的一切都要先驅摸著石頭過河來探索和創新。

好在,理想中的裝備級無人機沒有讓他們等太久。兩年後的2011年,AEE在華盛頓無人航空飛行器展上推出四旋翼一體無人機系統F50,可以掛載20種光電平台,連續飛行40分鐘起,抗風7級起,這樣的參數立即引來全球媒體的關注,當時《華爾街日報》就大篇幅報導:無人機行業,中國人來了!

作為有史以來第一個參加美國無人航空飛行器展的中國企業,張葉至今仍然記憶猶新:“當我們以東方、華人的面孔參加這樣的展會,展現出強大的、來自中國創新和中國創造時,立即引起很多西方媒體的關注。”因為就在這個展上AEE推出了全球第一款一體無人機系統!

 

難怪2014年《華爾街日報》美國版在介紹深圳時還會用:“深圳是世界上最大的無人機企業的誕生地,也是世界上最大電信設備供貨商——華為、最大互聯網企業——騰訊的總部。”同年,美通社聯合全美200多家網站發文,更在報導中稱:“全球七大改變世界的公司,其中就有來自中國的AEE

在絕大多數國內媒體還沒反應過來時,AEE就已在運動攝像機和裝備級無人機領域悄悄又迅速地“霸佔”了歐美主要市場。其中海外市場意大利、德國、俄羅斯等國的銷量都是連續幾年排名第一,產品售價更是高過索尼等國際巨頭。作為中國民營企業,其生產的高科技產品,能夠進入歐美國家警察局甚至軍隊的採購名單中,足可見“中國創造”的含金量。

 

 

而這無疑也像一針強心劑,讓張葉和AEE更加堅定,因為他們找到了生存於世的真正意義所在:向全球輸出“中國智造”。雖然彼時還是“牆內開花牆外香”,但張葉和她的團隊有信心將AEE打造成中國的“名片”,不僅讓外國人驚艷,更要讓國人驕傲!

終於,在20161019111日,第二屆軍民融合發展高技術成果展於北京開幕,AEE在迎來首長專場的同時也迎來了國內的第一次“大爆發”。

習近平總書記,李克強總理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等領導紛紛蒞臨參觀AEE一電航空的展台產品,並聽取了負責人介紹。

 

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以及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张又侠及各中央领导、军区领导都分别参观了AEE一电航空的展台产品,听取了AEE负责人的介绍,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肯定。

作為此次成果展AEE負責人,張葉說這次參展她永生難忘。不僅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觀中饒有興趣地問到AEE載人旋翼機A200的工作原理與直升機的區別和優勢,李克強總理還關切地詢問AEE在無人機行業中如何體現競爭力。張葉也由衷大膽道出心聲:“我們只有持續不斷的創新,不斷做引領者。當所有人都以為無人機是航拍器的時候,AEE做的是專業級一體無人機系統,做的是空中機器人,可以搭載幾十種光電平台。當大家都準備做專業無人機時,AEE已經開始做相比無人機來說更加長航時、大載重的載人旋翼機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款A200型旋翼機是全國首款裝備級載人旋翼機,由AEE自主研發,堪稱“永不墜落的飛機”,是世界上安全性最高的飛行航空器之一。一體化機艙設計,抗風性能8級,支持雨中飛行,最大續航能力5小時,最大航程600公里⋯⋯其性價比極高,易用、易維護,可滿足各行各業長航程、大載荷、全天候作業任務,所以能廣泛裝備於全球各國及國內各省市執法單位及部分軍隊。

“不創新,毋寧死。”這曾是成功拯救克賴斯勒汽車公司而名譟一時著名企業家亞柯卡的格言。在無人機領域AEE似乎已經把這句格言展現得淋灕盡致。因為在這個“創新”更像是關乎企業生死存亡的生命線上,AEE已經越跑越遠,其領先的優勢也遠不止一點半點。“我們的無人機即便是民用級從誕生之日起也具備一鍵起降、自動返航、自動懸停、無視距飛行等功能,就是不用遙控、看不見也可以隨便飛,無論黑天白夜、狂風暴雨它都能自動規劃任務。”所以,消費者所擔心的“墜機”在AEE身上似乎不太可能發生。“因為這些能導致墜機的可能性都在研發時被我們嘗試過並一一破解了。”

就像喜愛的極限運動,張葉深知,美景總在懸崖峭壁上。“只有不斷攀登,越在艱難挑戰後到達的高度才能欣賞到別人不曾看到也無法想象的美景。”

 

企業家精神

格局與魄力,以愛之名

 

也許,在張葉看來,那些無人敢走的路,才叫征途。

喜愛越野、挑戰、極限,純真的她,2006年就把中國的新疆、西藏都跑遍了,無論是為了測試研發的無人機還是單純自駕,她和她的團隊就喜歡“無人區”。“越是荒地、爛地、沙地這樣沒有人願意去的地方,我們越是願意探索和嘗試。也許,創新的激情就是在這種冒險的瘋狂氛圍中開始的。”

 

4月14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马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广东省省长马兴瑞,深圳市市委书记王伟中等一行领导莅临AEE一电科技考察。

AEE的基因就是顛覆和突破性創新技術和產品。”張葉如是說。在公司初創的1999年他們就以研發的無線音視頻傳輸技術及產品填補了國內空白,並在美國的CES(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中大受好評;因為極其熱愛極限運動,越野時張葉和張顯志就冒出要把無線音視頻傳輸技術用在攝像機上的想法,以便記錄極限運動過程的影像。於是, 2006AEE在美國CES展會上發佈了全球首創運動攝像機MD80,開創了運動攝像機這一品類。新聞聯播報導:“來自深圳的AEE,徹底顛覆了美國人對傳統攝像機的認識。”接下來,執法記錄儀PD80、四旋翼一體無人機系統F50、中國首款載人旋翼機A200等陸續面世。

早在2002年,AEE的無線監控產品如Baby monitor IP camera等看護孩子和家庭的產品就在美國同類市場佔有率超過30%。彼時張葉他們還自己拖著行李箱坐著經濟艙去美國參展,“當時我們的展廳只有18平米”,可AEE產品依然受到當地經銷商的歡迎和尊重。“為甚麼會這樣?就源於我們的科技創新。”

可如果僅僅只用“創新”,不足以解釋AEE為甚麼能夠被列入全球各國及國內各省市執法單位及部分軍隊的採購清單,也許,還有“情懷”和“格局”,才是讓AEE與眾不同、脫穎而出的原因。

 

新闻联播-无人机:“飞”出中国制造新格局张董专访

軍民融合作為支持戰略新興產業發展的政策和手段,近來愈發受到黨和領導人的關注和重視,其關乎國家安全和發展全局,既是興國之舉,又是強軍之策。就連習總書記也多次強調:要繼續把軍民融合發展這篇大文章做實,加快形成軍民深度融合發展格局,切實打造軍民融合的龍頭工程、精品工程,為實現中國夢、強軍夢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AEE在初創之時就以“軍工科技,自主創新”為使命,這與軍民融合國家戰略不謀而合,所以,在張葉看來,“AEE雖是一家民營企業,但同樣具有這種責任感和使命感,這是一種精神,也是我們所有AEE人的中國夢。

當初在無人機領域還不明朗的情況下,張葉和另一位創始人就已排除萬難“走”在專業級無人機道路上,抱著產業報國的理想開發軍警無人機,那時所有的魄力基本用在“即使燒錢,也要做出來”,而現在有了政府以及軍民融合國家戰略的支持,張葉的底氣明顯更足了:“那就是幹。當初那麼艱難都要做,更不用說現在已經有了‘後盾’。如果哪天國家、部隊需要我研發產品或者承接甚麼國際項目,即使要砸鍋賣鐵我也一樣要把這件事做成,真的,我義無反顧。”

 

很難想象,這樣的魄力與格局出自一位80後女性。典型的天蠍座:個性強悍而不妥協,特立獨行又執著較真。在她身上始終都能感受到其激烈中透著冷靜、瘋狂中透著內斂的氣質。

其帶領的AEE不僅渾身散發著高科技的光芒,更有著一種“以愛為名”的民族精神。也許,只有將自己所熱愛的事業將國家命運緊緊聯繫在一起,才是真正的企業家精神。

我們在張葉身上看到了。

而我們也看到了這樣的AEE:誕生之初就散發著銳意創新、與眾不同的“個性魅力”,在其它科技公司致力於無人機民用市場的開拓時,AEE早把目標指向國內外警用、行業、安防等專業和工業級無人機市場,主要服務於行業客戶。

張葉介紹,與民用市場相比,行業客戶更為看重的是產品性能、穩定性,一般民用無人機飛行高度極限是500米,警用無人機是20003000米,而軍用無人機更是要達到5000米以上,在飛行時間、數據傳輸、飛行控制系統穩定性等方面,也有更高的要求。

“當時看來,這就是一座高山。”可在張葉他們這些極限運動愛好者面前,越是難翻越的高山才越要挑戰。就像台灣知名作家劉墉所說,你可以一輩子不登山,但你心中一定要有座山,它使你總往高處爬,它使你總有個奮鬥的方向,它使你任何一刻抬起頭,都能看到自己的希望。而現實中的張葉不但喜歡挑戰客觀真實的高山,內心的“高山”也是從未停歇地被突破和攀爬。

雖然AEE目前是唯一參與過總裝備部、公安部《無人飛行器系統》的標準起草的企業,也是首家通過公安部檢測標準的無人機企業,但直爽的張葉也坦言,在軍警無人機市場開拓過程中,“早期的推廣也是很艱難的”。

2009年,為了讓深圳交警體驗無人機執法的高視野,能夠快速、緊急處理塞車撞車等突發交通事件,張葉專門買了一台豐田皮卡,將車身塗成警車的樣子,免費派人教執法人員如何使用裝備,體驗無人機和執法記錄儀實現的空天地一體化帶來的執法便利。

 

那時人們可能都想象不到原來交通指揮可以用到20倍的高清變焦攝像機,交警們不僅可以非常清晰地看清車牌和人臉,還能對違規或犯罪的車輛和人員進行識別和追蹤。“除此之外,我們還能掛載低照度的高清攝像機,更方便執法人員在夜間進行執法工作。”

高交會、大運會、春運、萬人馬拉松等深圳舉辦的大型群體活動正是因為有了AEE產品的“保駕護航”才更加安全和有序。

張葉說,為了得到這份“安全”,他們在測試無人機和設備時砸掉了不下幾十萬台。早在2008AEE一台無人機全機身都是碳纖維,造價都在十幾萬元,還沒加上其它設施和設備。可在她看來,“這是必須的!因為你是做裝備、做行業、做專業的(產品),涉及到人們的生命財產安全,就必須要有一個敬畏的心,尊重生命,不能急功近利!”

張葉寧願產品在測試階段出現問題、報廢,甚至花多少錢都在所不惜,“就是不能讓問題出現在用戶手中。”為此“燒”了多少錢,她自己都沒想過和算過。“大概十幾億是有了。”這種對科研經費不設上限又不“心疼”的態度與對產品要求幾乎“變態”的較真形成了強烈反差。

可正是由於對裝備這種熱愛,對研發、對產品以及對生命的尊重讓張葉和AEE也得到了某位部長的認可。提起這件事,張葉至今仍覺得“不可思議”。

2012年初,AEE的工作人員接到電話,通知張葉及其團隊帶著AEE無人機來北京總裝備部進行演示。“當我聽到員工匯報第一反應,這是遇到騙子了吧。讓我們去總裝備部給某位部長做演示,這怎麼可能?在這方面我們沒有任何認識人,也沒有這方面的背景,這是不可能的。”而讓張葉沒想到的是,經過仔細核查,這居然是真的!“可能因為我們之前參加過飛行器展,張部長有過瞭解,而且他對科技創新和產品非常重視,所以才請我們去演示和介紹。”

“幸福”就這樣突如其來降臨在有準備的張葉和AEE身上。從此,AEE開啓了國防事業建設的道路,並一路前行和堅持。

之後,AEE對研發的無人機等產品標準更加嚴格。用張葉的話說,我們的裝備不僅關係著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還關係到國家安全。“所以我們必須更加嚴謹。”必須要有強烈的責任感,因為“在任何生命面前都不能開玩笑”。

 

工匠精神

堅守與共享,以人為本

 

2015724日,地勢複雜的廣西某山區。一架無人機悄然起飛,慢慢飛行進行偵查拍攝。很快,後山地形及地貌圖像被傳送回來,警方由此確定制毒窩點所在位置。隨後,警方迅速出擊,一舉搗毀了一個特大制毒窩點。

而為警方傳回圖像的無人機就是一電航空研制的鷹警F100偵查型警用無人機。

 

張葉說,除了協助警方破案,AEE的軍警無人機在雅安地震中也幫助在無視距的情況下直接發送災民和道路的照片,及時協助軍警進行車輛疏導,災民轉移和安置工作。“也由於AEE無人機可安裝熱成像儀,在人員搜救方面我們也能幫助判斷目標區域還有多少生命跡象存在。

這樣的救援以及協助破案的案例還有很多,這讓張葉很是欣慰,“畢竟我們當初研發軍警無人機就是為了幫助政府、公安以及交警解決問題。”

把自己的興趣愛好做成事業,又將自己的事業與國家命運緊緊連接在一起,張葉說,這一路走來順理成章,也是“冥冥中注定的”。“因為初心就是當時看起來遙不可及的‘軍工夢’。”而幸運的是,現在這個夢想“觸手可及”。

與大眾的認知一樣,所有企業成功背後都離不開“千難險阻”。AEE自然也不例外。1999年,張葉和張顯志在廣州創業,當時他們租住的還是鐵皮房。“每天到下午三點鐘的時候,顯志就得光著膀子拿著水管澆屋頂,因為天實在太熱了。我們就在那樣的環境下開始創業的。”後來到了深圳,從租住華強北的房子慢慢發展到租了華僑城的工業園。“白天我們在地板上研發,晚上就在地板上睡覺,有時我們還開玩笑說沒有睡過地板就不要當老闆。”

 

張葉至今仍記得,為了研發無人機給員工發工資、發獎金,他們賣車、賣房,“那時我媽媽的錢、身邊親戚的錢能借的都借了”。為了招聘人才、組建團隊、留住團隊他們也曾徹夜難眠。

張葉說她之所以特別欽佩另一位創始人張顯志,還源於這樣一件“小事。”“當時我們背著巨大壓力在維持團隊,因為科技公司團隊至關重要,不能散。那時我還在管財務,有一次會計拿著賬單讓我簽字,我一看居然有好大一筆開銷是商業保險,我馬上就給張顯志打電話。”

“你有病啊,錢多了沒地兒花啊,你知不知道我們已經快揭不開鍋了,你還給員工買甚麼商業保險?”

而電話那頭非常淡定,“我知道,可我的員工在我這上班,我就是他們的家長,就要對他們負責任,哪怕他們在家裡睡覺發生了意外,我都要讓他們都沒有後顧之憂的在這工作。”就這麼淡淡一句,一下戳中了張葉柔軟心房,“頓時我對他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甚麼是企業家精神?我認為這就是。”

從這一點張葉也看到了“做偉大事業”人該有的樣子。

從此,作為搭檔,他們更為默契。除此之外,張葉和張顯志還信奉“分享和共享精神”。她一直把企業當“孩子”養,“我希望企業越來越好,員工越來越好,每個人都比我強。”所以,她願意把知道的思想、精神和技術最大限度分享給員工,幫助到他們,“我覺得如果他們都成功了,我就是最成功的人,如果我們的銷售每年提成都能拿1000萬,我才感到最自豪。”所以,張葉常跟員工說的一句話就是:“你們一定要把我身上的資源用足了。”

在這個市場經濟的年代,似乎所有事情都以“利益”為導向,而像AEE這樣,沉得下心來只為技術創新、利國又利民的企業實為難得。張葉說,很早以前就在培養企業的“工匠精神”,“真正打造‘工匠精神’的企業就是從另一方面滿足自己的精神需求。”

毫無疑問,這一點,她和AEE一直在路上。

 

記者手記

印象張葉

沙漠裡的鏗鏘玫瑰

見到張葉那一刻,徹底改變了我對科技公司“霸道女總裁”那種古板、嚴厲又學院派的認知。

美麗、知性、大方、親切,當然印象最為深刻還是她的直爽。

採訪中,“顛覆”這個詞經常掛在張葉的嘴邊,而她首先就“顛覆”了我對現代事業型女性的認知。

“不好意思,早上6點半起來就去陪一個客人談事情,才回來,讓您久等了。”甫一進辦公室,她就先表示歉意,然後脫下職業女性的細高跟鞋換上更為舒適的平底鞋,招呼坐下後馬上就開始給我們泡茶⋯⋯

 

環顧她的辦公室,處處都能體現中國傳統文化的渲染,紅木茶台、紫砂壺、木質筆筒⋯⋯當然,最為突出的還是桌上兩張全家福:她與先生和孩子們在一起開懷大笑。

出乎意料,作為80後,她已然是三個孩子的媽。“我一直覺得人和人之間是不同的,就像有的人一生下來就帶著責任和使命,有的人是享受,有的人就是服務。可能我從小就對自己要求很高,所以我覺得我身上是有責任和使命的。不論對家庭、孩子還是事業,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作為人家太太,延續生命對張葉而言,“就是必須要做的,而且還要照顧好”。

所以,無論工作多忙,她都會抽時間陪孩子,哪怕她在一邊工作,孩子在一邊玩,“至少要陪他們一小時,因為陪伴很重要。”

對於創業,張葉說那就是一種“順理成章”。“當時另一位創始人很喜歡搞發明、搞研究,於是我們就從無線音視頻傳輸技術開始研發,從1999年開始,這十幾年我們每年都會參加美國的CES,最初很少看到我們中國的企業參展,可我們信心依然很足。即便一直到2008年我們還都坐經濟艙,可我們的產品在歐美卻很受歡迎。當看到國外各大超市都有賣我們的產品,這種自豪感油然而生。

從最開始只有18平米的展位,到如今位於主展館300平米的展廳,AEE這一路就是在用“高科技”顛覆歐美人對中國企業的認知。

張葉坦言,最具顛覆性的產品——運動攝像機的靈感其實完全來自他們戶外冒險經歷:開奔馳烏尼莫克、騎杜卡迪摩托,多次游歷西藏、走過樓蘭、古格王朝、跑過羅布泊,遠赴大洋彼岸跳傘、潛水⋯⋯這一次次極限挑戰中卻少有影像資料留下。“當時攝像機都被日本和德國壟斷,根本沒有中國的品牌,可在極限運動中即便國外頂級攝像機也很難抓到好的視角拍攝到最真實、高速和驚險的畫面,於是,我們開始研發專門運動用拍攝裝備。

最開始的設想就是攝像機要有指甲那麼大,能錄像、錄音、有紅外還要聲控,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天方夜譚”,尤其當時一位銷售人員還誇下海口:“這東西即使做出來賣給誰啊?如果能賣出去我就把它吃下去!”

後來這位銷售有沒有把它“吃下去”不得而知,可研發出來的運動攝像機(當年還叫迷你DVMD80)在當年賣了幾千萬卻是事實。由此,AEE還順勢上了新聞聯播。“因為我們顛覆了美國人對傳統攝像機的認知,那還是在2007年。

之後,張葉覺得這個運動攝像機應該還能幫到執法人員,於是,這個執法記錄儀的雛形——PD80誕生了。

裝備級無人機、載人旋翼機⋯⋯就像上足發條的機械,AEE沿著創始人的夢想不停前行著。

張葉坦言,自己是個隨性的人,從小就喜歡每天反省自己,喜歡跟比自己厲害的人在一起。“因為能知曉自己的不足。”而她對人同樣也非常真誠,做事簡單,做人也簡單。“我是個非常非常誠實的人,是甚麼就是甚麼。”所以,在她看來,這也是缺點:嫉惡如仇,愛憎分明。“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在我這沒有灰色地帶。”

還有一件事讓我很驚訝也很敬佩,張葉曾被多次提名深圳市政協委員、人大代表、工商聯副主席,“所有的政審都通過了準備投票,我又放棄了。因為我覺得如果承擔這麼重要的工作勢必要減少在AEE的工作時間,也不能再集中精力做市場、做突破、做研發,所以我還是踏踏實實做好實業吧。

作為一家公司的“大當家”,她卻說自己不喜歡權力。就連教育小孩她也會這樣舉例:“就像雙手,當你握得越緊,空氣越小,甚麼都抓不住,當你放下,攤開以後,天下都是你的。”

而之所以把公司的英文名叫做AEE,則是出自英文Ace Electronics Enterprise的縮寫,翻譯過來就是“一心一意做一流電子企業”。

不急功近利,不忘初心,這就是張葉的責任和使命。

看了這麼多,想必很多人也猜到了,沒錯,那個一心鑽研科技、又有人格魅力的“另外一個創始人”張顯志就是張葉的先生。我想用“夫妻同心,其利斷金”來形容他們再合適不過了。

最後,想到一個問題,玫瑰在哪裡綻放最為美麗?我想到的答案就是——在沙漠中。 

習近平總書記,李克強總理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等領導分別參觀AEE的展台產品,聽取負責人介紹,並給予高度評價和肯定。

414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馬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廣東省省長馬興瑞,深圳市市委書記王偉中等一行領導蒞臨AEE一電科技考察。

 

2017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主题论坛一:无人驾驶与智慧环境,担任演讲论坛嘉宾-张叶

張葉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無人機:“飛”出中國製造新格局

馬雲,陳虹,王堅,張葉,張勇等上汽,阿里,AEEyunos互聯網汽車,互聯網無人機發佈會。

張葉參加中國(深圳)IT領袖峰會,擔任演講論壇嘉賓。

来源: